水控,水控机,IC卡水控机,水控器,水控系统,无线水控机,gprs水控机,水控一体机

IC卡水控机 淋浴水控机 饮水机刷卡控制器 扫码水控机 水控机网

水控机,IC卡水控机,水控器,水控系统,无线水控机,gprs水控机,水控一体机
当前位置: 水控机网 > 节水型校园 >

社会工作

时间:2018-09-04 09:25来源:http://www.shuikong.org 作者:水控机网 点击:
社会工作 (《秋悟》的第一部分“春萌”(4)锻炼成长-第十三回) 到学校报到后我就把组织关系介绍信交给了学校党团组织,团的关系交给了南院团总支,党的宣传员关系交给了南院党支部,党支部也接受了,但从来没有任何人和我谈过该如何参加活动或和谁联系,我

社会工作

(《秋悟》的第一部分“春萌”(4)锻炼成长-第十三回)

到学校报到后我就把组织关系介绍信交给了学校党团组织,团的关系交给了南院团总支,党的宣传员关系交给了南院党支部,党支部也接受了,但从来没有任何人和我谈过该如何参加活动或和谁联系,我也不好追问,就像没这回事儿式的,我想也许这儿老解放区已经没这一组织了,我们苏州是新解放区,那儿党组织还没公开,所以有党的宣传员这样的党的外围组织,如果确实如此,那党支部也得和我谈一谈呀,反正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但是作为党的宣传员,当时组织上教育我一个党的宣传员要“组织群众、宣传群众、教育群众”这一宣传员的指导原则,教育和指导了我的一生的人生道路。

组织信任做宣委

我们在到大学报到后不久就开学了。同学都是从全国各地来的,谁也不认识谁。我记得什么班干部、团干部,好像都是由当时南院的组织上指定的,也算是临时的吧!反正当时领导找我和我谈话,要我当南院团总支的宣传委员,还兼任南院学生会的宣传部长,我也愉快地接受了。

南院的团总支由7名委员组成,书记是纺织系的老大哥陈×裔,因为南院只有一个系即纺织系,所以书记当然得由老大哥来担任了,陈是纺四的老人,很和气,和大家相处得很好,对我们这些新生小弟弟也很和气和给予帮助。付书记是机械系的一名新生叫朱×周,也是一个很和气的同学。和我搭挡当宣传委员的是纺织系的一个新同学,也是当时团总支唯一的女同学曹×,她是一个很活泼的女孩,说话口无遮拦,还粗心大意、丢三落四。那时我们开会都是业余时间,大多是在吃完晚饭后晚自习还没开始时,当时团总支在图书馆的小楼里有一个小办公室,每次开会后她常常找不着自己的钢笔了,等散会后我已回宿舍自学了,她就匆匆忙忙跑到我宿舍的楼道里边,用她那稍哑的女高音喊叫:“沈大栋,我的钢笔呢?”在安静自学的宿舍里真是声振四方,引得同宿舍的同学哄堂大笑,这种情景还发生过多次,于是“沈大栋,我的钢笔呢?”就成了同室同学取乐我的名句,特别是那个河南佬弓立克夫,常在晚自习中间怪声怪气地学叫“沈大栋,我的钢笔呢?”,引得满宿舍同学的哈哈大笑,于是大家说说笑笑就成了晚自习中间休息的信号。

当时的宣传工作,实际上我们主要是在河北工学院旧址进门的大院子内机工厂的大墙上出版黑板报。那儿是大家去食堂吃饭的必经之地,我们在墙上做了好几块大黑板。要做好黑板报除了写好稿子外,最根本的是要有会美工的同学,我们发现了几位会绘画的同学,请他们参加墙报编辑部,这样每期出版的墙报总是五彩班烂,吸引同学们的眼球。还有一项主要的宣传工作就是食堂里中午吃饭时的大喇叭广播,这是当时最重要的宣传陈地,也是我们搞宣传工作化的时间最多的工作,

世界节水日社会工作社会工作
无论是国家大事、校园新闻、有关政策宣传、重要通知以及生活方面的有关知识和通知,都得由这一重要喉舌来宣传。宣传工作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指导基层的支部活动,开展团员先进性教育,进行时政教育,活跃支部生活,总结典型,表彰先进。还有就是在有需要时配合有关部门组织全校性的大型活动,不过这些主要是在西沽北洋校区本部的活动,我们只是配合或做好后续的工作。

政治运动受考验

我们在上大一时政治运动已经连续不断,除了抗美援朝外,开展过三反五反运动、整风运动、忠诚老实运动、批判《武训传》运动、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等等,但那时期的运动对象主要还不是学生,作为学生有的运动只是需要参加而已,例如1951年10月20日志愿军入朝作战一周年,我们签订了一个爱国公约,表示要好好学习、做一个德才兼备体魄健全的毛泽东的好学生,然后又制订了努力学习马列主义、每天读报、端正学习态度、学好课程、按时完成作业、不迟到早退、锻炼身体、参加文体活动、拥军优属、给最可爱的人志愿军写慰问信、爱护公物、开展节水节电、遵守学校制度、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保证爱国公约的执行等等。


我们班的图爱国公约

我们还参加了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但我们这些大一学生还算不上什么知识分子,所以主要是听老教师们的自我批评、检查,特别是老教授们的检查,但由于我们一年级新生大多住在南院,和系及老师接触较少,所以也参加得很少。但在讨论时,85号宿舍(那也是个大宿舍,住了16人)发生了一件影响一生的不愉快事。起因是那个宿舍有一位同学平常比较自我清高,学习也比较优秀,和同舍同学关系不算融洽,在讨论时有人就批评说他就是那种自我清高的知识分子,由此造成很大的不愉快(当然这个譬喻并不恰当),以致毕业参加工作,直到退休后他还耿耿于怀,可见政治运动造成的伤害是多么的大。而参加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我们也就去西沽北洋老校区听老教授们自我检查1~2次,我们对这些老教授也没接触过,因而影像不深。

直到一年级上学期末,学校开展了三反五反运动才有点轰轰烈烈的味道。记得当时西沽北洋老校区正在建设一幢新实验室,被检查出有贪污问题,于是负责基建的一个科长马×福和负责基建的一位副校长赵×声被重点隔离审查,全校的气氛一下紧张起来了。学校里都成立了巡逻队,那个负责基建的马科长还被关闭在我们南院食堂楼上的一个小房间里作闭门检查,每天24小时都由我们学生巡逻队派人看守。当时组织上指定我担任南院学生巡逻队的负责人,我自感责任重大,不敢一点松懈。我组织同学成立了几个巡逻队,主要在河北工学院旧址内日夜巡逻,因为那儿有机工厂、实验室,要保卫好,防止阶段敌人破坏。而最重要的任务是看管“阶级敌人”,那个嫌疑犯马科长就被关在南院食堂的楼上,那儿是东走廊的头,给了我们巡逻队二间屋,头上一间关老虎,外边一间为巡逻人员休息室。这也就成了我们巡逻队的重点任务。我组织了几个看管小组,每组2名同学,每组负责看管4小时,晚上10点到第二天早上6点是夜间看管,每组2人,在4小时看管时间内允许一人在关老虎的屋内看管着老虎,而另一人可在隔壁屋内休息,随时待命,每隔二小时换班。有一天是我班孙×烈在下半夜值班,他在看老虎时眯糊睡着了,而这个马老虎却趁此逃跑了,这可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故,惊动了学校的最高层领导,派出了学校保卫处的人分析老虎可能的逃跑方向,分派几个追捕小组去抓逃犯。有一个组分析老虎可能是向他的老家逃奔,就向那个方向追去,到了一个村镇天已大亮,大家肚子饿了,见一家早点铺就说先进去吃些早点再去追逃犯,一走进早点铺就看到这个马老虎正坐在那儿吃早点呢,大家就乐了,跟这马老虎说:“得,吃完早点咱们一起回学校吧”!就这样戏剧性地把逃犯抓回来了,幸好没算发生大事故,所以孙×烈同学也就得了一个口头批评,不过由此孙×烈同学就得了一个“老眯糊”的雅号,直到毕业后六十年聚会时,老同学们看到他时还都喊他“老眯糊,你好”!他也乐乎乎地回应:“你好、你好”,真是“同学情、深似海”。

访贫问苦看社会

在放寒假之初,天津市为了更深入开展三反五反运动,成立了好些个市长访问队,代表黄敬市长深入居民群众慰问和了解情况。我和同班的陈积德同学,还有纺一的王愫英女同学在一个组,参加了市长访问团第二大队五组,我不记得是我们自己报名参加,还是领导选拔参加的,但我们三人都是团干部,我是团总支委员,他们二人都是团支部委员。我们这个组共有七个人,除我们3人是大学生外,还有一个是耀华中学的中年女老师,二个是公安分局的干部,还有一位是市里指派的干部,他也是我们这组的组长。


市长访问团小组成员合影(左起后排天大的王愫英、陈积德、我,前排耀华中学王老师、公安局牛××、魏××、郑××)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参与这样的社会活动,很新鲜也很兴奋。我们深入到普通居民群众的家里进行入户访问,就像我在报上和小说中看过的访贫问苦那样。我们深入的是在当时南院所在的天津市河北区,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这样去进入普通百姓家,看到了老百姓的真实生活。那时是解放初期,河北区的百姓大多是普通工人,以住平房为主,生活还比较艰苦。同时也是我第一次走进天津市普通老百姓的家,看到了天津市市民的真实生活。我们当时只是一个入学不久的大学生,什么都不懂,只是跟着看和学,记着笔记,回队后整理记录、写报告。一些具体事我不记得了,但当时访问中那些工人家庭的人解放后当主人翁的兴奋劲给我留下了深刻影像。我们访问工作大概不到十天就结束了,回来后就放寒假了。

这年寒假我去北京过的,因为我姊已在北京工作,我要到北京看她,也顺便借机在北京玩一玩。这次在北京我到北海公园、颐和园、景山公园等地玩了玩,欣赏了古都风貌,还和在北京上大学的中学同学一起聚了聚。

《秋悟》系列文章已上博客的有:

序言

第一部分“春萌”(1)禾苗出土第一回“三朝元老”

第二回名师教诲

第三回乱世成长

(2)风雨冼礼第四回迎接解放

第五回革命熏陶

第六回初投革命

第七回重重考验

(3)朝气蓬勃第八回追求进步

第九回单纯热情

第十回萌芽初春

(4)锻炼成长第十一回走进高校

第十二回认真学习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